据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报道,宋利菲回忆她第一次受贿时说,“记得第一次受人请托,违规干预他所在公司执行异议案件,事后直接给我送了20万元现金。我当时不想收,但是他执意要给,我就收下了,事后心里还是挺紧张的,心里想要是出事儿,这辈子不就完了吗?那几天有点坐立不安,后来又自己安慰自己,不会出事的。再一想这钱来得也太容易了,说句话就给拿了这么多钱,够我挣一年的了,心里的防线开始滑落”。

中新网2月27日电 环保部大规模督查执法是否造成企业停产限产经济损失过大?对此,环保部大气环境管理司司长刘炳江27日表示,环保执法打击的是违法企业,是黑色的GDP,扶植的是合法企业,是绿色的GDP。在执法过程中,肯定会对一些违法企业、不达标企业造成较大冲击,甚至关停淘汰,这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规律,历史欠账总是要还的。